大唐全能奶爸

加书签
报错
关灯
护眼
第18章 酒馆还是医馆? (第1/2页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李元英不解的问道:“程将军,你这是?”
    程咬金哈哈大笑,“来不及多说了,总之你赶快帮我多做几盆这个鱼汤,我去去就来。”
    交待完毕,飞也似的跑了,边跑边喊着:“哈哈,活血化瘀舒筋通络,二哥、二哥你有救了……”
    “他这是……
    程将军家里有几个兄弟?”李元英不解。
    这时李渊和尉迟恭才反应过来,尉迟恭解释道:“老程应该是去请秦琼秦将军了,他二人乃是结义兄弟,不是亲兄弟,胜似亲兄弟。
    秦将军征战多年,每战冲在最前面,经常流血数斗却草草包扎再战,所以落下一身病患难医,现如今一直养伤在家。”
    李渊点头感怀道:“秦将军是我大唐股肱,为我大唐征战多年,立下赫赫战功。现如今,堂堂猛将却落得个病榻等死的结果,是朕之过也。”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渊看向了李元英,“五郎,你如果有良方可以帮助秦将军,不可藏私,一定尽力。”
    我?
    开什么玩笑?
    李元英哭丧着脸道:“我这是酒馆,不是医馆,您有点为难我了。”
    “废话,休要蒙骗老夫,你既然会做药膳,一定精通药理。有这种片刻治好青眼框的本事,皇宫太医都不如你。
    我不管,秦将军就交给你了,治不好他,唯你是问。”老李渊开始不讲理了。
    他知道这个儿子有非凡手段,就是有点惫懒,有时候不逼一下子,就不知道他有多大本事。
    李元英看着似乎被赖上了,索性不跟这个便宜老爹犟,直接伸手过去,“好,既然如此,拿钱来。”
    “无论花费多少,都算在朕头上,会有人来跟你结账。”李渊大包大揽着。
    “没现钱不管,有道是亲兄弟明算账。”李元英可不给面子。
    李渊气得胡子发抖,“哼,满身同臭味成何体统。稍后我让人送来,现钱。”
    这还差不多,李元英得了承诺,想起程咬金一会儿可能会带人来吃饭,所以转身去后厨做饭。
    而出门寻了一匹快马的老程,也顾不得长安城内不许纵马的禁令,朝着东城疾驰而去。
    很快长安城内的御使就给他狠狠记了一笔,大将军程知节长安城内纵马扰民,一定得弹劾。
    “二哥,二哥,大喜事啊二哥,你有救了……”
    来到秦将军门口,翻身下马,直接将缰绳扔给门口护卫,就这么风风火火冲了进去。
    往常程咬金谈起秦叔宝的伤痛,可一直都是宽慰着说,会越来越好的,那也只是安慰。
    现如今倒好,直接喊人家你有救了,一句话就把以往自己的谎言戳破。
    两家关系极好,几乎达到了穿房过屋妻子不避的程度,遍数大唐,也只有程咬金敢这么往里闯。
    就算是天策上将,都得顾忌秦叔宝的显赫功勋,派人先来知会。
    前院里,秦叔宝独子秦怀道迎了出来,对方一脸着急,显然是遇到事情了。
    看到程咬金来了,像是遇到救星一样迎上来道:“程叔父,你快去看看家父吧。今日他身上旧伤疼痛难忍,药石无用,家父索性狂饮一大坛烈酒,然后提起双锏耍起秦家锏来。
    我等苦劝不住,您快去劝劝他……”
    什么?
    程咬金慌了,“这怎么行?太医千叮万嘱,二哥的伤不可饮酒,更不可再剧烈练武,以免拉扯筋骨增加内伤,他不要命了?”
    一边惊呼,一边加快了脚步往秦家演武场冲过去。
    就在二人刚进入演武场的时候,听到一阵畅快的大笑。
    卧榻多日,浑身都被锈住的秦琼,今日终于借助酒劲,重现当年征战沙场的豪情。
    一连使了三趟秦家锏法,可谓是酣畅淋漓,一舒胸中抑郁。
    “二哥,二哥你怎么如此糊涂……”程咬金冲了过来。

欢迎访问8A中文网手机版m.8azw.com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